【斷口上的酒吧】
第二回

他持續地、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走著。至於該走到哪裡去,其實他一點頭緒都沒有。他不想回家,回家也只有空空的一屋子寂靜,在對照之下,反而會使得情況更加難堪。

他的身上,還穿著一大早仔仔細細套上的西裝,雖然也不見得是真的十分帥氣,但著實也清清爽爽,一副苦幹實幹好青年的模樣。這一身裝扮,是他上班的必要行頭,包含了他對自己公司產品的自信,對客戶的禮貌與尊重等等這一類的東西。然而這些裝束,在現在,離他今天抵達公司四小時又三十六分鐘的現在,竟然變得完全沒有意義。

他的工作,就在今天稍早經理把業務報表砸在他頭上,對他怒吼「你不用再來了」的那一刻起,正式宣告結束。

當經理猙獰的臉扭曲在他面前時,他腦中閃過千百個念頭,一個他對經理卑躬屈膝訴說著家裡上有父母下有妻兒要養〈這是假的,只是電視上的連續劇總是這麼演罷了〉,請求經理再給他一個機會;另一個他指著經理大罵三字經,一股腦的宣洩這些年來在他手下遭受到的不合理的對待,老實說,他覺得經理或許從來沒有把他當作人來看待。然而現實生活中的他卻只是不發一語地開始整理辦公桌上的東西,然後就瀟瀟灑灑地走出了這個他工作了將近七年的辦公大樓。

失去這個工作其實他並不是真正的感到心痛,他所有的、曾經有過的夢想,早就在現實的壓力下,被磨損地蕩然無存了。這個工作只是他當初為了養家隨便找的一個工作,那時的他覺得只要有錢就好,做什麼並沒有所謂,然而做著做著,他也從跑腿的小弟,做到業務組的組長,一眨眼七年的光陰就這麼飛逝了。

雖然是個不怎麼喜歡的工作,但這些年來也儼然成為他生活的重心,突然地被抽離掉了之後,他開始有一股不知何去何從的挫敗。他想他的生活或許就註定了是這樣的吧,一直得有東西不斷地不斷地碎裂。他努力建立,但那些東西卻總是在他不明白的時間點,在他不理解的狀態下,無預警的就破了、碎了、無可挽回了。

他不懂是命運捉弄他,還是真的是他這個人就是擁有失敗的特質,所以他必須一直去承受,這樣不平順的人生。

他在原本熟悉今日看來卻非常疏離的城市裡,漫無目的地走著。腳痠了,他不休息;口渴了,他也不願走進便利商店買點東西喝,他執拗地、折磨自己似的走著,只是想就這樣走走看,看能不能到達一個未知的遠方,看能不能在那個未知的遠方重新來過,拋棄一切那樣地重新來過。
然而他並沒有走到什麼「未知」的遠方,他只是來到了一個他記憶底層的地方,一個從他懂事後就再也沒有接近過的地方。





不是什麼特別的地方,不,應該說是平凡到在這個城市長大的小孩子應該都到過的地方,因為這是國小學童校外教學很喜歡參觀的一個據點─科學世界。

科學世界,是一個巨大的、以地球為模型所建立的球形建築,它以一些基礎的科學遊戲著稱,像是什麼槓桿原理、機械傳動、鏡像實驗、光與聲的傳遞等等誘發孩子對科學產生興趣的東西。球狀建築物的前面,有一個由各種尺寸的大小齒輪牽動抽水馬達所形成的美麗噴泉。

他就立於這個齒輪噴泉之前,非常沉默地、非常安靜地,瞪視著一個牽引著一個的齒輪。

他不想再回到這裡,或許只是因為在這裡發生過的種種,是他少數的美好記憶。太美好了,以至於不敢去觸碰,深拍就算只是很單純回想,一旦與日後的遭遇比較起來,只會使他的痛苦更加巨大。丟棄快樂的感覺,或許可以去習慣處在對比狀態之下的悲哀吧。

喀啦喀啦,齒輪不停的轉著,喀啦喀啦,他的心裡某一塊幾曾何時早已繡蝕地無法運轉的部份竟也開始艱澀的轉動著。

在目光定定望著的齒輪前方,他依稀看到一幅似曾相識的,愉悅的畫面。

「哇!噴泉耶!噴泉耶!」一個約莫四歲的小男孩興沖沖地跑到噴泉邊。

「仔仔,慢慢走,小心跌倒啦。」男孩的媽媽急急忙忙地在後頭追著跑。

再後面是臉上帶著笑意,拿著相機捕捉著整個畫面的年輕男人。

小男孩跑得太急太猛,果然在接近噴泉的地方跌了個跤。

男孩的媽媽一個飛步向前,拉起了跌坐在地上的小男孩,她一邊從隨身背包中掏出簡易的急救包,一邊檢視小男孩右邊膝蓋上的傷口,「你看看你,就說了要小心點的吧,都流血了,疼不疼?」

「才不疼呢,我最勇敢了!」小男孩驕傲地說著。他的腿雖然被媽媽抓著動彈不得,但眼睛仍不安分地注視著那個令他震攝的大噴泉。

在噴泉的內面,因為流水的掩蓋而顯得若隱若現的齒輪,吸引了小男孩的注意。他伸出右手指了指,問說:「那是什麼?」

「是齒輪啊。」拿著相機的男人說。

「齒輪?」小男孩很明顯的並不能理解這個詞的意思。

「你仔細看,那些輪子的邊緣,是不是長了牙齒呢?」

小男孩點了點頭。

「那兩個相鄰著的輪子,是不是像用牙齒咬著對方呢?」

小男孩再度點了點頭。

「當一個輪子轉動的時候,旁邊的那個輪子因為被它咬著,所以也跟著轉動起來,所以只要一個輪子動了,大家就跟著動了喔。」

拿相機的男人把手上的手錶貼近小男孩的耳朵旁邊,「聽聽看,是不是有機械運轉的聲音?那些聲音就是手錶裡的齒輪在轉,因為他們努力地工作著,所以時針和分針才會準確的指出現在的時間。」

「我們也都是齒輪啊!爸爸媽媽是大齒輪,仔仔是小齒輪。當爸爸在攝影的時候、媽媽在教人家彈鋼琴的時候,仔仔在橫衝直撞還跌倒流血的時候,都是在轉動的齒輪喔。」

「仔仔,你知道嗎?當我們在轉動的時候,整個世界也會跟著動起來。是不是很了不起?我們可是在轉動世界呢!」

小男孩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他其實不太確定爸爸在說什麼,那時的他只覺得齒輪是個好厲害的東西,如果它是一個齒輪的話,一定要成為一個好的齒輪才可以。

當初的小男孩已經長成了一個二十九歲的青年,這個青年今天才遭到解雇,甚至還墮落地、以洩恨的方式跑去買春。他想他根本不能算是一個好的齒輪,充其量只是一個盲目的、還遭到淘汰的破爛齒輪而已。

他站在噴泉前嘆了一口氣。那當初那個驕傲地說著自己在轉動世界的爸爸呢?那個為他的受傷而緊張不已的媽媽呢?到底為什麼最後會只剩下他這個小齒輪孤零零地、不知如何是好的轉動著呢?





正當他在舔舐著自己的傷口的時候,眼角餘光卻瞥見了另一個似乎也有著同樣哀傷的孤單身影。

那是一個約莫二十二、三歲的大男孩,穿著連帽T恤,牛仔褲。他剛開始只是睜睜的望著噴泉,後來竟然蹲在地上掩面地安靜地哭了起來。或應該說是看起來像哭吧,從他努力壓抑著但仍看得出有些許抽動的肩膀。

或許是因為同病相憐的感觸,他不自覺地朝那大男孩走去。他拍拍他的肩膀,硬是過於關心地遞給他一條手帕。

「你…」他本來想問你怎麼了,但想一想又覺得自己未免也太過失態與多管閒事,於是又搖了搖頭作罷。

穿著帽T 的男孩抬起頭來,很虛弱地說了聲謝謝。他震攝於他過於清秀的臉龐,還有聽起來像是刻意壓低的很中性的聲音。




to be continued...

全站熱搜

cocoon07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