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個個的木箱子,整齊的堆疊在我的腦中,那是被當作倉庫使用的。所有過往,不論是龐大到不容忽視,或是細微瑣碎至不留神就會遺忘的,全數被我分門別類地儲存在那些箱子裡。

並不經常去翻動那些木箱,總是習慣性地、自我欺騙式地,以為將過往塵封就好。傷痛的記憶不敢去觸碰;過於美好的,卻又反覆提醒我關於美麗事物流逝的驚人速度,以及,我徒勞握住的,僅僅只有虛空。

但不論我多小心翼翼,那內含物還是會悄悄地滲透出來。尤其是那些濃稠散著惡臭的黑色液體,竟在不知不覺間瘋狂壯大了。它四處蔓延,爬過每個木箱,鑽進每道縫隙,侵擾其他或許帶有明亮色彩的記憶。

等到我發現時早已為時已晚,所有的所有的一切全都沾染上大塊的黑,洗不去的、完全融入的那一種黑。

有時會想乾脆放把火將一切燒盡也好。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拈著火柴的幼時的我的意象,也曾撞入過腦海中好多次。火是熊熊地燃燒了,那焰紅的熱度也貼近我的身軀,但每當看著一切化為灰燼時,它們卻又在毀滅中重生,帶著更堅強的意志回來,如鬼魅。

後來我才知道那是自我,比影子更加擺脫不了的自我。要毀滅那些,必須以我的生命陪葬。

於是只能與那些暗沉的基調共存了。除了適應我別無他法,是嗎?



圖片延伸練習
取圖:彼得席斯《夢想的金鑰匙》
p.126 〈記憶〉

全站熱搜

cocoon07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