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描述練習
http://0rz.tw/064f2 (攝/VOFAN)

I

柏油在烈日底下被蒸烤著,滾燙滾燙。
牠如同薄餅一般攤在路面,皮毛、臟器、血肉,全因被強烈壓縮而擠壓成薄薄一片。輾過牠的車輛太多,最初的胎痕已無法辨別。
牠已死亡多時,而血早已乾涸。敗壞的血褐色乾硬在身體外緣,最後終於被遺棄於生命之外。
屍骸拖著的、挾長而乾癟的尾,在路面上兀自延伸,有種做出最後一抹掙扎之態。但仍舊是被凝住了,被濃重的死亡氣味包覆,無法動彈。
烈日仍無情地曬著。
一直往遠方延伸的路面上沒有車輛、沒有人,也沒有盡頭。
路旁的草叢被偶然經過的風吹拂,傾斜。
電線桿、房舍全都安靜著站著,一切似乎與它們無關。
白雲只是飄過,終究也只是飄過。
死亡被寧靜的意象壓縮、再壓縮,蓄存於地面,而後蒸散。以一種無人察覺的姿態緩慢滲入──滲入你、滲入我、滲入關乎存在。


II

在市郊的一隅,有棟房舍安靜地兀自矗立著。
白色的油漆早已不像剛刷上時那樣潔淨無瑕,帶上了一些塵土的黃;彎曲狹長的雨漬在上頭恣意遊走,和著因年代烙下的細微龜裂,更顯得它歷經風霜。
兩層樓的高度在一切都靜謐得不得了的田野間,已然保有一種足以睥睨一切的姿態。它像是一種無心介入的永恆存在,持續以清澈冰冷的眼光穿透眼前的一切。
呼嘯而過的車輛、短暫停駐的人們,甚至不能在它身上留下帶有痕跡的一點什麼。
一切在它的注視之下快速流轉著,沒有什麼可以長久保有。就如同那緊貼著地面的紅褐色殘塊,在不久之後也會在無數次的輾壓下更加的支離破碎,然後終將被雨水洗盡,甚至無法成為記憶。

全站熱搜

cocoon072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